各国政要各种围观世界杯

哥伦比亚力克科特迪瓦,提前晋级16强,成为本届世界杯最强势的一匹黑马。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也没闲着,连续两轮到现场为国家队助威,以博出镜率。其实为世界杯捧场,不仅仅是桑托斯的爱好,很多国家的元首、王室都有同样追求,至于他们围观目的,则各有不同。 本报特派记者 钱旭 汤敏

还是当官好啊。巴西世界杯门票,随便一场小组赛,黑市价都卖个几千块,没钱的智利人都铤而走险硬闯球场了。各国元首就不一样,自有国际足联或东道主主动送票,还是VIP包厢的。哥伦比亚总统、67岁的桑托斯就不浪费,连着看了两场。

要以为他此举纯属爱好足球,那就大错特错了。眼下哥伦比亚正举行下一届总统大选,民调不利的桑托斯,干脆想出这一绝招,想通过围观世界杯,沾哥伦比亚队的光提升人气。大家懒得听竞选演讲,可国家队的球总不能不看吧,桑托斯正好可以蹭一下镜头。

不过据英国《每日镜报》的消息,因为率队晋级,哥伦比亚主教练佩克尔曼人气飙升,居然有40万哥伦比亚人在选票上写下了他的名字。要知道,佩克尔曼是个阿根廷人,压根没有参选资格。桑托斯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比起哥伦比亚总统,德国女总理默克尔对国家队之爱,似乎要纯粹些。每逢大赛,默克尔几乎都要现场为德国队加油。这回也不例外。首轮德国战车大破西班牙,默克尔便以红色外套配以白色西裤,再次勇闯男队更衣室。

好在德国队上下,对女总理的到来普遍表示欢迎,因为默克尔堪称“幸运女神”,但凡她到场,球队总能获得胜利。球员波多尔斯基在网上晒出了一张自己与默克尔的照,透露总理已经和球队相约:下个月到里约热内卢的世界杯决赛,日理万机的她会挤出档期与德国队碰头。

太幸福了,不知多少女球迷,梦想着能和默克尔一样,能到新版“欧洲男模队”更衣室里卖个萌。不过妹子们也别丧气,不是每个女BOSS都有默克尔般好运气。比如东道主巴西的女总统罗塞尔,出席个开幕式都得偷偷摸摸,一不接见二不致辞,因为她只要亮相,就会遭到当地球迷漫天的嘘声。

同样看了两场小组赛的重量级人物,还有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和王后马克西玛。荷兰对澳大利亚的比赛中,这对热爱体育的王室夫妇身披国旗,情不自禁起立鼓掌欢呼,甚至还拉起小横幅庆祝荷兰队的胜利,赛后也免不了与本队球员亲切会面。

说起来,范佩西、罗本们并不是威廉夫妇最想见到的人。上届世界杯决赛,他们西班牙当时的王储费利佩王子和莱蒂齐亚王妃同场看球,结果荷兰队惨遭绝杀。这回小组赛首轮,威廉多么想当场“打脸”,看看对方尴尬的样子啊。只可惜,由于19日举行正式的加冕仪式成为西班牙国王,费利佩成功躲过一劫。

而最悲催的“王”字牌人物,非英国的哈里王子莫属。按照计划,哈里王子将代表英国王室,于本月24日前往现场,为英格兰对阵哥斯达黎加的比赛助阵……

比起欧洲和南美,美国人对足球提不起太大兴趣,要照他们习惯,还不如在家看NBA呢。所以对巴西世界杯,美国政要的态度比较一般,总统奥巴马干脆没来,拍了段鼓励球队的视频便算交差,开幕式只是派副总统拜登参加了事。嗯,反正一般情况下,美国副总统的职责,就是在各种喜庆场面中扮演吉祥物。

即使是这样,拜登也没忘了搂草打兔子,出息开幕式之余,他的主要任务是拜会巴西总统罗塞尔。由于窃听门事件中,罗塞尔的名字光荣上榜,两国关系陷入低谷,巴西从波音公司采购数十亿美元飞机的合同也跑了汤,拜登希望能借此行化解矛盾。

山姆大叔首场获胜后,拜登同样去了更衣室,与球员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临走时还被送了件美国队战袍,14号。嗯,这号码,美国队的剧务,难道是个华裔?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