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烧钱 但FIFA永赚

当地时间20日晚,裁判吹响海湾球场的开场哨,50公里外的贝达公园烟花盛放,亿万球迷翘首以待,一场为期29天的激情之旅开启。遗憾的是,“东道主首战不败定律”未能眷顾卡塔尔人。虽然为了这场世界杯,卡塔尔已经豪掷了2200亿美元。这场号称“史上最贵”的世界杯,到底谁赚了?答案或许是国际足联(FIFA)。不管主办国是哪个国家,世界杯都是FIFA的摇钱树。

与主办国不同,对于国际足联来说,世界杯是低投入高回报的赚钱良机。据了解,国际足联无需支付场地和基础设施费用,只需承担东道国组委会的费用、比赛奖金、球队备战等杂项费用。今年,国际足联预计将花费17亿美元,其中包括4.4亿美元的奖金和每支球队150万美元的备战费用。

但在收入方面,国际足联表示,在与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相关的四年商业交易中,国际足联获得了创纪录的75亿美元收入。较上一届的商业周期收入多了10亿美元。

报道指出,与世界杯主办国的商业交易增加了额外收入。卡塔尔能源作为顶级赞助商加入,新的第三级赞助商包括卡塔尔银行和电信公司Ooredoo。另外,国际足联今年的二级赞助商还增加了加密货币金融平台一家区块链供应商。

世界杯确实称得上是FIFA的“摇钱树”。数据显示,2015-2017年,国际足联的净利润都为负。2018年,国际足联的净利润超过18亿美元,一次性抹平之前三年的亏损,是真正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而总收入中,有83%由俄罗斯世界杯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女子足球的新财务战略和2026年美加墨世界杯扩军至48支球队,报道称国际足联在下一个世界杯的商业周期收入可能会接近100亿美元。

国际足联如何吸金?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国际足联靠会费、赞助费、捐赠以及出售转播权等赚钱。而在此期间的投入主要是活动组织费用、官员与工作人员的薪酬与差旅费等。

近两届世界杯,FIFA收入由营销权、许可权、转播权、咨询授权费、门票构成。其中占比最高的是转播权,超过FIFA世界杯总体收入的一半。

国际足联2018年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8年间,该组织的收入达到64.21亿美元,创下新纪录;其中,53亿直接来自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在此期间,电视转播权收入超过31亿美元,其中95%来自2018年世界杯。2018年,世界杯有30亿人通过各种媒体平台观看,而决赛则有超过10亿人观看。

过去几十年间,世界杯电视转播权的费用屡屡创下新高。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电视转播费用为16亿美元,到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电视转播费用已经涨到了24亿美元。

尽管费用高昂,但还是有数不清的媒体争着买单。为了2018年、2022年的世界杯英语转播权,美国福斯电视网和ESPN打得不可开交,最终福斯以4.25亿美元拿下。

门票的销售收入也是收入来源的一部分。所有的票务收入将进入国际足联的一家下属子公司的账户。这部分的收入在2015-2018年周期达到了7.12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本届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已经销售出300万张门票,每张门票的价格在100美元到1100美元之间。

此外,赞助商也是收入的大头。俄罗斯世界杯时,新任FIFA主席因凡蒂诺推出的一系列改革中,就包括赞助商扩军的新玩法。

据了解,FIFA的赞助商结构共分三层,处于顶级的是全球合作伙伴,共有6个名额,赞助金额1.2亿美元起,赞助商可享受FIFA旗下所有赛事的全部广告权与营销权,使用FIFA标志八年;其次是世界杯官方赞助商,共8个名额,赞助金额6800万美元起,享有与本届世界杯直接相关的赞助商权益,使用FIFA标志四年;而最后一级原先为主办国支持商,规定必须为主办国企业,并且只能在本国就当届赛事进行推广营销。

值得一提的是,国际足联并不是个例,一场世界级的赛事,往往会带给官方巨大的收益。今年欧洲杯期间,欧足联收入超过65亿欧元,其中约22亿欧元电视转播权收入,约16亿欧元厂商赞助收入,授权品牌产品销售约33亿欧元。

奥运会也如此。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而对于国际奥委会来说,这影响着其数十亿美元的收入。美国马萨诸塞州史密斯学院经济学教授安德鲁·津巴利斯特 (Andrew Zimbalist)曾预估,如果东京奥运会被取消,国际奥委会可能会损失约35亿-40亿美元的赛事转播收入。

虽然挣钱有道,但国际足联本质上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财报显示,该组织的大部分收入都用于举办比赛、促进足球发展和足球教育。

然而,2015年,FIFA揭露了一起腐败丑闻,瑞士警方以涉嫌受贿罪逮捕了七名高级官员。今年7月,瑞士一家法院在经过七年的调查和审判后,宣布前国际足联主席塞普布拉特和前欧足联主席米歇尔普拉蒂尼的腐败和欺诈罪名不成立。但在漫长的调查过程中,国际足联的形象一度跌落谷底。

不过,足球的魅力和球迷的热情并不会因为FIFA的丑闻而消逝。据了解,足球是除跑步外,参与人数最多的运动,达到了7.5亿人。与之相比,篮球只有3500万。而全世界足球迷数量达到了惊人的35亿,足球依然是世界第一大运动。

本届世界杯,卡塔尔主办方斥资在境内新建了180多家酒店,总花销超过125亿美元。只是,这些房间中的80%已被国际足联预订,用于为各国球员、官员及赞助商提供住宿。以位于多哈的希尔顿酒店为例,世界杯期间,该酒店最基础的房型,一晚的价格大约为7000美元。

在露营营地搭建帐篷,是历届世界杯中球迷解决住宿问题的重要方式。而在多哈,即便是在沙漠营地中搭帐篷,两个人每晚也会至少花费450美元,且价格还在继续增长。

为了解决球迷住宿问题,卡塔尔主办方只好将大量公寓、别墅以及两艘法国造的游轮改造成临时酒店,还在多哈附近搭建了多个球迷村。这些临时搭建的球迷村,都是联排集装箱,每个房间大约有18平方米,设施简单,包括一个独立的卫生间、一个小行李柜、一个吧台、一张床和两个窗户。这样的房间,每晚的价格是200美元。

至于居住体验,一个居住在此的球迷在Twitter上吐槽:“这里的床像石头一样坚硬,屋里的空调几乎不工作,听起来就像一架战斗机在起飞。”

本届世界杯开幕之初,一位阿根廷球迷接受采访的画面盛传全网。这位球迷说,自己为了来看世界杯,花光了过去四年的所有积蓄,很多人觉得他疯了,那么辛苦地存钱,却没有用来买一辆车或者支付一套房子的首付,而是千里迢迢地去看一场球赛,但他一点也不后悔,因为,“他们有了车子、房子,但他们却没能来看世界杯”。